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悦讀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【新世代集運自取點】城南那些陳年舊事,憶起時,總是那麼暖

2021-03-25 09:53:22

來源:

作者: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特約作者 吳遠龍


  大年初二一早,天有點陰且透着冷意,架不住比平時多睡了不少的懶意,起意前往城南舊事主題公園活動下老胳膊老腿,且行且憶,城南那些陳年舊事,雖感慨於時代年輪碾壓過的歷史滄桑,卻真真切切地湧出了柔柔的暖意。


  行到金華人稱之為“洪塢大橋”的橋頭,右側小斜坡順下,便是作為浙中生態廊道水文化展示示範廊道的城南舊事主題公園了。記得四年前的盛夏,時任水務局主官的時剛兄,讓我約上幾個知曉金華往事的金華通,前往工程指揮部神仙會一番,然後,取了個有點城市印記味道的名字“城南舊事主題公園”,希望能讓金華人在這裏尋味關於城南、關於武義江的那些久遠的記憶。

image.png

  進得入口處(其實不是口,公園沿着武義江一字擺開,直通蘇孟橋,與梅溪親密約會),首先印入眼簾的是城南舊事景牆,依稀可見當年少男少女們在江上浪裏白條摸螺絲打水仗,老少爺門垂釣江中,和女人們就着有些渾濁的江水洗衣洗被子的埸景,原始而生動的江邊生活,如今已不復。耳邊卻傳來熟悉的金華鄉音,“鳳仙花”“十二月花事”“十杯茶”,金華道情聲聲入耳,旁邊有人聞聲起舞於那兩株老樟樹下,臨江那個張家村的年味一陣陣飄過來,絲絲入醉。


  沿着江邊有些泥濘、長滿各種枯草和不知名植物的漫灘往南百餘米,便是曾經的城南古埠古碼頭了,三個縴夫拉縴的雕塑倒也算碼頭景象的一種抽象表達,但如果展示的更多樣更立體些,會更有埸景感,不過,人類就是在不斷地遺憾中前行的,苛求不得。


  古埠連着武義江,江面有着初春特有的温柔,如懷春少女柔情萬分趕去三江口,與東陽江進行萬年的約定,攜着婺江的手,一路向西,而後東入海。舊時,先人擇水而居,因為,水利萬物,水聚財,這條武義江,這條婺江,就是金華人的生命通道、財富通道、親情通道,當然,她也是文化的通道,想必,沈約、謝靈運、李白、貫休、張志和、範浚、呂祖謙、陳亮、範中淹、陸游、辛棄疾、李清照、宋濂、李漁,以及潘漠華、馮雪峯們,曾經縱情於這江那水,吟詩作賦,指點江山,留下名篇佳作無數,共繪“浙江之心,水墨金華”之富春山居圖,驚呆了江上鳥兒無數展翅高歌。


  既是碼頭或埠頭,自然便是一地的江湖,或説是一個公共俱樂部,各路精英,各方神仙,還有三教九流,薈萃之地。温州的、麗水的、永康的、武義的商販們,一路放歌,把各式貨物水運於此,山裏的漢子們則一路號子一路放排,把山裏的珍稀經流此地,碼頭上便有了人聲鼎沸的景象,貨通南北,財聚八方,只是辛苦了一眾縴夫、挑夫,駝着背的背影令人心痛,好在,勞動換得尋常的知足。既是埠,那肯定是各式人物粉墨登埸的所在,此起彼伏的討價還價在所難免。其實很多時候,賺多少錢倒成了其次,碼頭上各式酒肆、茶樓、客棧裏一壺茶、一杯酒的朋友情義,才是最珍貴的,況且,這樣的把酒問茶,説不定又是一條條發財的信息:貨物從這裏御下中轉,流轉起來,商品的價值在流通中完成驚險一躍,水通南國三千里,財聚八方路路通,是也。故,碼頭,就有了特別的經濟學社會學和文化學意義。


  既是碼頭,它總得有渡,它是遙相呼應的。舊時,碼頭對岸其實也是埠,原本有壇頭、壇頭灘、丁村,也是碼頭的重要組成,如今,除了丁村,那裏已成了金東科創城,很是高大上,希望新城取代了曾經的埠頭漁歌唱晚,歷史就是這樣……


  碼頭的生活是多姿的,也是辛勞的,於是,近處就有了“挑台”,挑夫息腳處,又説“眺夫”台,眺望着江面,盼君平安回。


  沿着有些做作的遊步道,在微風吹佛下起舞的各式蘆葦芒草的陪伴下,繼續往南走,動感台階、時光瀑布、觀景台、疊瀑、內湖、野趣草房等等,以當下主人的各自想象及其手段,竭盡所能地翻印着那些曾經的城南舊事,雖有不少的人工痕跡,倒也用心良苦,至少比很多沿江的硬梆梆,對水對自然要顯得更尊重、更柔和、更輕靈,當然,多多少少還能還原一些舊時的記憶……